芙蓉新闻网,芙蓉信息港,芙蓉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芙蓉美食 >

一片芙蓉新出水

时间:2018-05-16 21:5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我的网站
扬州地区的荷花种**罚梢宰匪莸绞非暗牧白贝A白**江淮之间,是江淮地区史前文化的典型代表,位于海岱文化区与环太湖文化区之间。考古界认为,龙虬庄有四奇:一是在陶片上发现抽象的刻画,有人认为可能是文字的起源;二是挖掘出猪形罐,表明

扬州地区的荷花种**,可以追溯到史前的龙虬庄时代。龙虬庄地**江淮之间,是江淮地区史前文化的典型代表,位于海岱文化区与环太湖文化区之间。考古界认为,龙虬庄有四奇:一是在陶片上发现抽象的刻画,有人认为可能是文字的起源;二是挖掘出猪形罐,表明当时已经人工蓄养猪;三是出土了炭化稻米 ,将我国史前人工栽培水稻地域从长江以南划到淮河以南;四是在考古挖掘中发现了完整的莲子 ,莲子沉睡地下五千余年,在****的精心培育下竟然重新焕发生机 。这说明 ,在五千年前 ,扬州一带的先民已经懂得食用莲子。

大约在西周时期,荷花从湖畔沼泽的野生状态走进了人类的田间池塘。《周书》有“薮泽已竭 ,既莲掘藕”的记载,可见野生荷藕已被食用甚至栽培。荷花作为观赏****引种至园池,与吴王夫差有关。夫差在他的离宫(今苏州灵岩山)为****西施赏荷而修筑了“玩花池” ,他也有可能将这一做**带到邗城(今扬州) 。

汉朝中国的农业空前发展,荷花的栽培进入了新时期。在汉代以前 ,荷花品种均为单瓣型红莲 ,到魏晋时已出现重瓣荷花。汉代扬州荷花的种植情况,记载甚少。但发源于汉代的宝应射阳湖镇古有“射阳八胜”之说 ,即:龙杆寺看灯,走马墩试马,凝瑞桥赏荷 ,跃龙桥听涛 ,花子沟垂钓 ,三王河泛舟,臧陈祠读书,运东堤踏雪  。每一景皆有诗 ,其中《凝瑞桥赏荷》诗云:“放船三顷六莲塘,摘得芙蕖满手香 。最是小姑无赖甚,偷将莲子打鸳鸯 。”这种赏荷的做**,也许是汉代的遗风。扬州城北的邵伯湖 ,与高邮湖 、宝应湖毗连 ,均为种荷的好地方。南朝**府《长干曲》唱道:“逆浪故相邀,菱舟不怕摇。妾家扬子  。闩懔瓿。”诗中特别提到了“菱舟”,实际上菱 、荷常常共生,采菱之舟也即采莲之舟 。

隋代以后 ,荷花栽培技艺进一步提高,有关荷花的诗词、绘画、雕塑、工艺、保健等文化内容丰富多** 。同时,荷花也凭借它的色**艳丽、风姿绰约进入了园林。长安城外东南隅,有秦汉时的宜春苑,隋建都长安后 ,更名为芙蓉园。隋江都宫苑水面宽广,其中多植莲花,以至产生了《采莲歌》。隋炀帝有《江都夏》诗云:“菱潭落日双凫舫 ,绿水红妆两摇漾。还似扶桑碧海上,谁肯空歌采莲唱?”夏日消暑时,在水边赏“红妆”,观“采莲”,是宫中生活的一**。荷花不但种植于宫囿中,在江边的滩涂也广为生长。隋炀帝有《夏日临江诗》云:“鹭飞林外白,莲开水上红 。”就是写扬子江畔的荷花 。隋炀帝的文学扈从虞世基曾作《四时白纻歌》二首和隋炀帝,其中《江都夏》用浓艳的笔调描绘隋宫的景色:“坐当伏槛红莲披 ,雕轩洞户清萍吹 。”诗句中特别写到了红莲。虞世基的另一首《奉和幸江都应诏诗》写道:“泽国翔宸驾,水府泛楼船。”可知隋朝宫苑内确实多水,才被称为“泽国” ,那么可以想象,荷花必是隋宫常见之花 。

木兰院里重台莲

唐代的荷文化繁盛 ,工艺品如金器、铜镜等多采用莲花纹、莲瓣纹 。这时扬州的荷花多珍异品种,尤其以木兰院后池的荷花最为有名。咸通进士皮日休在游览扬州木兰院后,对后池中的稀有荷花品种大加赞赏,特地作《木兰后池三咏》以寄感慨。后池有一种荷花最特别,花开两重 ,称为“重台莲花” 。其一《重台莲花》云:“欹红婑媠力难任 ,每叶头边半米金。可得教他水妃见,两重元是一重心。”除了重台莲花 ,池中还有红莲 ,其二《浮萍》云:“嫩似金脂飏似烟,多情浑欲拥红莲。明朝拟附南风信 ,寄与湘妃作翠钿。”又有白莲,其三《白莲》云:“但**醍醐难并洁,只应薝卜可齐香。半垂金粉知何似,静婉临溪照额黄 。”连写三首之后,诗人犹嫌不足,又作《重题后池》云:“细语阑珊眠鹭觉,钿波悠漾并鸳娇 。适来会得荆王意 ,只为莲茎重细腰。”把亭亭玉立的荷花比作细腰的美人 。有意思的是 ,皮日休作《木兰后池三咏》后,他的友人陆龟蒙也作了和诗,对扬州木兰院的荷花再加赞美 。其一《重台莲花》云:“水国烟乡足芰荷,就中芳瑞此难过 。风情为与吴王近,红萼常教一倍多。”强调这种重台莲花的花瓣“常教一倍多”,比普通荷花大一倍 。其二《浮萍》云:“晚来风约半池明,重叠侵沙绿罽成 。不用临池更相笑 ,最无根蒂是浮名 。”其三《白莲》云:“素花多蒙别艳欺 ,此花真合在瑶池。还应有恨无人觉,月晓风清欲堕时 。”三首之外,还有《和袭**靥夂蟪亍肥疲骸跋糖迓栋迪嗪 ,浴雁浮鸥意绪多。却是陈王词赋错 ,枉将心事托微波 。”用散淡的笔触,再现了扬州木兰院后池的荷塘景色。旧时扬州**府大吏的衙署里 ,一般都有莲池 。大历进**踅ā段锒┘哪恢卸邮隆肥,有“故人多在芙蓉幕”之句,说他的朋友大都做了幕僚。“芙蓉幕”原指南朝齐王俭的府第 。王俭于高帝时为卫将军 ,执掌朝政,用名士为幕僚 ,后世遂以“芙蓉幕”为大吏幕府的美称 ,亦称“幕下莲花”“幕府红莲” 。唐代扬州衙署的幕僚 ,亦称“芙蓉幕” ,当与衙署中植有荷花有关 。另外,扬州还出土过越窑青釉莲荷纹盘、长沙窑青釉褐**莲瓣云气纹盏等,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扬州人对于荷花的欣赏 。

宋代扬州广植荷花 ,并且有名胜芙蓉阁,因阁前有大片荷花而得名。太平兴国进士曾致尧《芙蓉阁》诗云:“夏日芙蓉阁,阁前何最殊 ?参差红菡萏 ,迤逦绿菰蒲。”描写阁前水塘开满了红色的荷花。当时的扬州水面 ,应该到**可以看到荷藕,以至荷花成了扬州美景的象征。欧阳修在《西湖戏作示同游者》中写道:“菡萏香清画舸 。咕匆溲镏?”菡萏即荷花,欧阳修是因为看到菡萏才想到扬州的 ,说明扬州的荷花给他的印象很深  。种植荷花最密的地方 ,大概是蜀冈南面的九曲池一带。元丰进士晁补之《扬州杂咏》咏道:“欲穿九曲通淮水,只费春夫数日工。但见荷花三十里 ,何须更有大雷宫 。”九曲池原是隋宫旧景 ,约在今**花园的范围内 。“荷花三十里”固然是诗人的夸张,但这里遍植荷藕是没有疑问的 。邵伯湖的荷花在宋代也依然繁盛,高邮人孙觉《题邵伯斗野亭》有“结缆嗟已晚,不见芙蓉城。尚想紫芡盘 ,明珠出新烹”之句,他因天色已晚没能看到大片荷花(“芙蓉城”)为憾。他的朋友张舜民在《和孙莘老题邵伯斗野亭》中 ,则说到“开池种白莲”“设我紫藕供”等语 ,表明那时邵伯湖里白荷花较多,鲜藕也成为湖畔美食 。另外,仪征曾出土雕花石印盒,饰以莲花、莲叶、莲瓣纹样 ,进一**砻餮镏萑硕杂诤苫ǖ南**。

江湖开遍芙蓉花

元代的邵伯湖,依然荷花茂盛 。延祐进士黄溍经过邵伯时 ,作《送宋显夫宪佥分题得邵伯埭》诗说:“藕花方烂漫,使节莫留连。”藕花就是荷花,正开得烂漫。同是延祐进士的马祖常在《送扬州方教授》中说:“船中镜铸芙蓉月,桥上歌吹杨柳秋 。”诗人从船中往外望去 ,水平如镜,明月倒映,荷花盛开 ,故曰“镜铸芙蓉月”。元代广陵驿旁也有荷花。元代著名诗人萨都剌行经扬州时,正值深秋 ,莲叶枯槁,菊花怒放 ,所以他在《过广陵驿》中咏道:“秋风江上芙蓉老 ,阶下数株黄菊鲜。”这正是扬州**舍中所见的景色。驿站里的荷花是为了欣赏,但是农人挖池种藕是为了生计 。元末张宪《哀亡国》咏道:“买桑喂蚕丝不多 ,凿洼种藕莲几何?广陵夜月琼花宴 ,结绮春风玉树歌。”叹惜农人凿池栽藕,能够卖得多少莲子呢?

#p#分页标题#e#

明代扬州的荷花,种植面积有大有小。小的如私家园林 ,半亩方塘,可以种植少许荷花 。洪武时人袁华《草堂清集》诗云:“芙蓉小**淝锖 ,争似王家一剪红 ?共说扬州月无赖,紫鸾箫里露台空”,是写的小苑芙蓉 。嘉靖时人潘之恒《伏日同友人雷塘观荷花》咏道:“炎天何**问**壶?火里莲花望不孤。妆出缟衣光四照,操来寒玉倚三株。风香冉冉轻频举 ,波翠田田弱易扶。只少吴歌催放艇,旧游曾忆曲阿湖”,是写的雷塘观荷。很明显,无论是小苑还是雷塘,荷花都是扬州人喜**的奇葩 。

清代扬州的九曲池依然荷花盛开 。顺治间人王节《九曲池》诗云:“隋家弦管动人愁,莲子花开簇小舟。”盛开的荷花将小舟都簇拥了起来。张幼学《荷香》也写到平山堂前的荷花:“十里残荷曲沼通,任舟行**水无穷。”表明瘦西湖北部的水域,在清初生长着大片荷藕 。净香园是观赏荷花佳**,杭世骏《净香园》云:“亭亭**柄荷,离立清涟中。红白各自好 ,间错造物工 。”这里的荷花分红白两色,景称“荷蒲熏风” 。张四科《雨中红桥观荷》中的“舟行复楼舣,流赏遍芳塘”,**切吹暮善蜒 。“亭亭**柄荷”是形容荷花之多,相映成趣的是街南书屋的荷池,据主人马曰璐《新荷初放》咏道:“虚亭南北水西东 ,数柄荷花满袖风 。”园中只有“数柄荷花”而已。仲振奎登临虹桥赏荷,作《湖上观荷》赞道:“三十六陂外,虹桥花最芳 。”就是指的荷花。这时候 ,城南的荷花池也成了新的赏荷胜地。诗人宗元鼎《莲花池》咏道:“中宵凭槛意凄其 ,楼上星河宛四垂。五月香风来菡萏 ,安江门外有莲池。”莲花池就是荷花池。晚清时 ,扬州经济衰退,荷花也渐凋零。王翼凤有诗,题为《殷竹楼见邀泛湖看荷花 ,历数曩日亭台,无可复睹,不胜兴废之感》 ,其中有“荷花待人久 ,而我犹后来”之句 。顾翰《船泊邵伯湖有怀秦朗山》诗中,也哀叹“衰柳枯荷围断墅”。

近代扬州赏荷的去**,以瘦西湖首推第一。扬州词人丁宁长年旅居外地 ,心中常常思念家乡,她在《望江南·旅窗杂忆》中说:“十里芰荷连**海 ,几家楼阁枕清溪。”**海寺在瘦西湖中 ,说寺前有十里荷花,并不夸张。学者吴白匋也特别钟情瘦西湖的荷花,有《惜红衣·莲**寺前景色,旧云似琼岛春荫 ,乙亥七月将北游而未得,泛舟其间,顿起幽思》词云:“对渚莲红褪 ,遥忆液池秋色。”除了湖栽,扬州人家也**缸栽。宝应华士林有《河传·咏缸荷》云:“围架护持,难禁梦萦鸳伴。不了情,泥中纂。”缸中的荷花 ,需要围架给予护持 。

当代扬州以“荷花”命名的荷花池公园,位于扬州荷花池路西侧,原名南池 、砚池 ,因池中广植荷花故名“荷花池”。清初汪玉枢在池边建有别墅 ,名南园,为当时扬州八大名园之一。园临砚池,隔岸有文峰塔,景名“砚池染翰”。园主购得太湖奇石九峰 ,大者过丈,小者及寻,玲珑剔透 ,相传系宋代花石纲遗物 。园中旧有雨花庵、谷雨轩、海桐书屋、玉玲珑馆、深柳读书堂诸名胜。乾隆帝南巡游此,大加赞赏 ,赐名“九峰园”,并纪事略。嘉庆后园渐圮,咸丰间废而不存 。1981年在荷花池建南郊水上公园,即荷花池公园 。今公园内绿树成荫 ,亭台散布,除了池中广种荷花外,春有杜鹃、茶花,夏有昙花 、睡莲,秋有丹桂、菊花,冬有腊梅 、天竹等 。扬州其他赏荷之地,除了瘦西湖 、邵伯湖 ,还有宝应荷园,曾举办荷花节 ,闻名遐迩。

城里城外荷花香

扬州园林中,以荷花命名的甚多。

如莲花桥, 俗名五亭桥,在瘦西湖内,是古代桥梁建筑的杰作 ,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桥始建于乾隆二十二年(1757),**北京北海五龙亭和十七孔桥而建 。因形似莲花盛开,故名莲花桥。其建筑风格既有南方之秀 ,也有北方之雄。相传中秋之夜 ,桥下每洞都含有一月。清人李斗《扬州画舫录》:“莲花桥上建五亭,下支四翼,每翼三门,合正门为十五门。”

莲花 。ㄇ排系暮拥。清中叶为打通瘦西湖通往大明寺的水道 ,开挖莲花埂新河 。此**旧时多售小儿玩物,《扬州画舫录》引孙殿云诗云:“莲花埂上桥畔寺 ,泥车瓦狗徒儿嬉 。”

芙蓉沜,瘦西湖中贺园一景,地在莲花桥东南 。沜 ,水边之意 。王铎题芙蓉沜云:“花间渔艇近,水外寺钟微 。”嵇璜题芙蓉沜云:“一片芙蓉新出水 ,千层芳草远浮山。”

芙蓉舟 ,康熙间瘦西湖上的画舫,有匾名“芙蓉舟” ,见《扬州画舫录》卷十八。

柳堂荷雨 ,阮元在城北建北**柳堂 ,有柳堂荷雨、太平渔乡、秋田护稻、定香亭诸景。阮元题《北湖**柳堂图》云:“余家扬州郡城北湖四十里,僧度桥东八里,赤岸湖有珠湖草堂 ,乃先祖钓游之地,嘉庆初先大夫复立田庄……今以**柳堂补咏之,复分为八咏 ,一曰珠湖草堂;二曰**柳堂;三曰三十六陂亭;四曰柳堂荷雨;五曰太平渔乡;六曰秋田护稻;七曰珠湖渔隐;八曰黄鸟隅 。此扬州**柳堂也 。”

荷蒲熏风 ,一名江园、净香园 ,清代扬州一景 ,地在大虹桥东。《扬州画舫录》卷十二:“荷蒲熏风在虹桥东岸,一名江园。乾隆二十七年,皇上赐名净香园。”

芙蓉别业,清人宗元鼎家园 ,在今江都。吴绮《题宗定九江都芙蓉别业》云:“墙东夕映红霞满,疑是芜城即锦城 。”

荷花池,一名南池、莲花池,距离九莲庵不远 。宗元鼎《莲花池》云:“中宵凭槛意凄其,楼上星河宛四垂 。五月香风来菡萏,安江门外有莲池。”

宝应荷园,在射阳古镇近旁,那里莲叶田田 ,湖水汤汤 ,是真正的水乡泽国。坐着小船在湖中穿行,一朵朵玉洁**清的荷花点缀在连天荷叶之上,宛如美人 ,又似仙子,使人脱俗 ,教人忘忧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